首批安徽援鄂医疗队队员隔离休养结束 “白衣战士”讲述抗疫故事 _淮南新闻网

      <kbd id='IxTdH'></kbd><address id='3kY1I'><style id='5MdNv'></style></address><button id='HXy7G'></button>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首批安徽援鄂医疗队队员隔离休养结束 “白衣战士”讲述抗疫故事

          点击:26990
            

            中新网合肥4月1日电(记者 韩苏原)“皖美收官,欢迎回家”....。。走进首批返程的安徽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隔离休养的巢湖中庙滨湖城碧桂园凤凰酒店疗养点,到处是温馨的标语。经历了14天休养后,374名队员1日解除隔离。

            安徽支援湖北医疗队于1月27日到达武汉,2个月来,全体队员白衣红心,逆向出征,在大疫中坚守初心使命,在大战中勇于担当作为,在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圆满完成了战斗任务。在巢湖碧桂园疗养点,记者见到了安徽医疗队副总指挥、中国科大附一院 (安徽省立医院) 党委书记刘同柱,他说,此次安徽省支援湖北医疗队没有出现一例感染,没有接到一例患者投诉,没有发生一例医疗事故和安全事故。“这次的工作经历,让很多医疗队员受到了教育和启发,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安徽省支援湖北医疗队在大战中呈现出‘ 三多、三好、三零’的特点。”

            在武汉期间,医疗队员们坚守岗位,承担着繁重的工作和巨大的压力,也收获了来自武汉人民和患者的认可与感激。隔离休养期间,支援武汉的经历在他们的脑海中一次次“回放”,现在想起仍然感慨良多。

          王晓兵母亲用发红包的方式给女儿加油鼓劲。 王晓兵供图
          王晓兵母亲用发红包的方式给女儿加油鼓劲。 王晓兵供图

            来自老妈6.66元的红包

            今年30岁的王晓兵是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西区ICU的主治医师,也是安徽第四批支援湖北医疗队中年龄最小的医生。“从第一天集结、病区开展工作、与患者交流....。。每一刻都历历在目。”王晓兵说

            “得知我要去武汉支援,家人还是比较支持的。在武汉的每一天,妈妈都会给她发来一个6.66元的红包,我妈想问问我情况,又不知什么时候我方便,就发个红包,我什么时候领取了,她就知道我有空可以说上几句了。”疗养期间,这个“6.66”代表着一切顺利的红包,母亲也是一日没有断过,“是家人的支持,让我坚定了信心。”

            回程前夜,王晓兵在微博写下“武汉再见了,我要走了,以后我还会再回来的”。回来的第二天,她又立即写下请战书,申请前往国外支援抗疫。

            谈到回家后最想做的事,王晓兵告诉记者,最想吃一顿自己亲手包的饺子。“过年我亲手包的饺子还没来得及吃,回去我要补回来。”

            回来后想陪母亲过生日

            离开合肥支援武汉的第35天,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南区血液净化中心护士长齐永扎回到了合肥这座熟悉的城市。14天的疗养隔离的时间对他而言是段宝贵的休息时间。

          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西区ICU 王晓兵医生、张湛医生、李华东医生、张娟医生在疗养点做户外活动。 王晓兵供图
          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西区ICU 王晓兵医生、张湛医生、李华东医生、张娟医生在疗养点做户外活动。 王晓兵供图

            “在隔离观察期间,我和队员每天都会在一起做做广播体操,锻炼身体。”齐永扎坦言,那段时间压力真的很大,在武汉的第一个星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休息的时候时常失眠,不过在自己和组员们的共同努力下,他们挺过了最难的时期,工作很快步入正轨。

            齐永扎说,今年母亲60岁,原本全家约定春节回去给老人家过生日,可是因为疫情安排都取消了。这次返家,齐永扎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家陪母亲把这个生日过完,然后陪岳父岳母、妻子女儿吃个饭,陪科室同事们吃个饭,“生活只要这样简单,平安就是福。”

          【编辑:叶攀】
          顶一下
          (95829)
          踩一下
          (64498)
          ------分隔线----------------------------
          ------分隔线----------------------------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